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分享
查看: 93|回复: 0

互金从业者亲述:想要被裁拿N+1补偿,对金融缺乏敬畏造就如今危局

[复制链接]

互金从业者亲述:想要被裁拿N+1补偿,对金融缺乏敬畏造就如今危局

发表于 2020-7-13 13:51:20 只看大图 阅读模式 倒序浏览
2020年魔幻开局,至今还会让人感叹“今年太难”。

对互联网金融行业(也称“互金行业”)而言,“受疫情因素影响,业绩下滑”出现在大部分上市公司的财报中,亏损渐渐成为业界常态。

与此同时,在早已高高挂起的监管利剑之下,部分公司业务停滞,企业股价、市值也一路走低,尤以网贷平台为甚。

“全员过冬”似乎也已经成为互金行业的新规则。这个曾经高调、张扬的“风口”新贵,如今只留下了满地鸡毛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互金企业历经关停、裁员、入狱,公司原有员工风流云散,又匆匆投入到新生活的洪流中。

如今,2020年行至过半,浮华散尽后,互金行业员工的生存状态依然值得关注。

互金从业者亲述:想要被裁拿N+1补偿,对金融缺乏敬畏造就如今危局-1.jpg



01将别:未能拿到2019年终奖 N+1成2020最期待的事

“2020年过了半年了,去年的年终奖还没有拿到手”,林俞(化名)告诉柒财经, “刚开始让我们等,最后就直接不发了”。

林俞所在的公司,是北京一家以网贷业务起身的企业,他隶属于业务拓展部门。2017年上旬,林俞也成为公司的一员。

彼时,网贷还是抢手的“香饽饽”,不过,在林俞入职前,这家公司便已多次因负面消息引起公众关注。

据林俞所述,他初进公司时,公司承诺每年合计发放14薪,即年终奖为2个月工资。

可到了2019年,本该在春节前发放的年终奖,林俞却迟迟没有收到。公司方面也并未给出具体理由。“含含糊糊说的也不清楚,反正就是想拖着。”他无奈道。

2020年,肺炎疫情在春节假期开始之时便席卷而来,林俞的年终奖随之变得愈发遥遥无期。

节后,林俞返岗,公司告知受疫情影响,年终奖暂时无法发放。直至6月初,公司再次通知因整体业绩未达标,去年年终奖不再发放。

互金从业者亲述:想要被裁拿N+1补偿,对金融缺乏敬畏造就如今危局-2.jpg



从“无法”到“不再”,林俞年终奖跟着泡汤。

另一面,林俞入职之前,就有传言公司将要上市,可至今未有任何进展。

6月中旬,林俞在与圈内朋友聚会时,有人打趣的提到林俞所属的企业要上市。他显得有些意外,连忙追问从哪里听到的消息,得到的答复是“随口说的一句戏言”。

“我就知道这个事情,几乎是没有什么可能性了。”林俞失望道。

而在疫情之下,林俞工作未发生太大的变化,反而因部分项目无法开展,变得相对轻松了一些。

可这样的状态让林俞感到了不适,没有发展前景,更别提薪资上升空间,也让他有了跳槽念头。

“再过3个月,我就入职三年半了。”林俞当下最期待的是能被公司主动辞退,拿到N+1的补偿后离职。

林俞表示,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,公司便已经开始陆续裁员,技术员、业务员等均有涉及。

不仅如此,公司原有的一年一次的工资普调,在2019年也被暂停了,涨薪路径仅剩下“评级考核”。而林俞未能通过2019年考核,工资也没有涨上去。

在林俞看来,公司最大问题在于体系臃肿,人员过于冗杂。“业绩高速发展的时候,通过人员扩张来证明实力,在后期辞退了很多人之后,才发现对于公司业务也不会有太大影响。”

近日,林俞与一家互联网企业人事部门相关负责人取得了联系,并约定了面试时间。林俞表示,疫情期间要更为谨慎,如果有确定合适的机会,没有N+1也会跳槽了。

02逃离:眼看他高楼起 眼看他楼将塌

林俞还在踌躇不前时,yeda(化名)已在新公司站稳了脚跟,并迅速投入到新的工作状态中。

按照入行时间来算,yeda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绝对称得上是一名“老人”。

不算此前的工作经历,在跳槽到新公司之前,yeda在原公司已经呆了六年。六年间,yeda见证着互金行业的兴衰,也见证了原来公司的起落。

在业内人士看来,yeda此前所在的公司是毫无疑问的头部平台。除了网贷业务外,集团在其他相关领域的布局也已经十分完善。

入职第三年,公司总部公关部向yeda发出要约,但被yeda婉拒。

彼时,公司业务还在发展红利期,员工数量也疯狂扩张。“早先在公司内部系统上的数字是将近3万人,但据业务线消息,还有很多人不在系统中。实际数据会高出不少。”

而据柒财经了解,该公司自2018年末便开始被传大规模裁员,却始终未正面回应过。

对此,yeda表示,公司实际情况与传言基本相符,自2019年初开始,其所在部门几乎没有品牌、市场方面的预算,极少的项目也需要进行招标。

不过,就算是公司处境很艰难,因感激公司领导的知遇之恩,yeda称从未想过离职。

时至2019年7月,yeda所在部门形式上被收回公司总部市场部,yeda再度收到总部公关部要约,并再次婉拒。随后,yeda的两位分管领导相继离职,公司形势也愈发严峻。

互金从业者亲述:想要被裁拿N+1补偿,对金融缺乏敬畏造就如今危局-3.jpg



2019年末,公司开始宣传、照抄母公司业务模式和服务形式,但未取得成效。在yeda看来,“这个决定就是没有调研而拍脑袋决定的经验主义。”

用yeda的话说,如果将母公司原有的业务比作商场里的奢侈品,其所在的公司业务则更像是路边的小商店。“双方服务群体与受众存在诸多不同,照抄经验的教条主义是行不通的。”

就这样,萌生退意的yeda开始寻找新的工作机会,与此同时公司的业务变化也仍在继续。

2020年4月,母公司高管陆续接手了子公司业务,并对相应部门进行了整合。yeda认为,照搬经验是错误的开端,一概而论成了错误的发展。

“眼高于顶”是yeda对于新领导的评价,这些动辄服务于拥有千万资产用户的高管,渐渐失去了对金融的敬畏,脱离了本心。

2020年5月,新公司向yeda抛出了“橄榄枝”,新公司主要业务较原公司有所重合,不过却不存在任何网贷类业务。这一次,yeda仍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内做出选择。

最终,在内部培训会上大肆宣讲“未来互联网金融发展趋势”的新领导加速了yeda的离去。“同行都在弱化互金属性、强调金融科技的时候,我们还在固步自封,这让我感觉他非常不专业。”

互金从业者亲述:想要被裁拿N+1补偿,对金融缺乏敬畏造就如今危局-4.jpg



“不管下半年行业是否会有标志性的出清事件,都希望公司可以对用户负责到底,能对现有用户有更深入的理解,能躬下身来,为这部分人做好服务。”yeda称,“不论我走到了哪里,都感激前领导的培养,都将铭记这六年。”

03劝退:互金是没有前景的伪概念

在与林俞等人的交谈过程中,柒财经注意到,互联网金融行业有一个绕不开的问题——合规。不同于第三方支付等细分赛道的“持证上岗”,网贷平台从一开始就像是散兵游勇。

从监管空白到被纳入严密的监管体系,网贷、大数据、现金贷等在近两年间变成了高危行业。

在公司业务违规陷入的经营异常之后,普通员工往往措手不及,一方面突然失业,社保等方面后续也存在诸多麻烦,另一方面也存在“入狱”风险。

yeda在采访中提到,原公司主要的资产端中,也有部分业务很难对外解释清楚。

“如果网贷不把触手伸向学生群体,不去做暴利催收,按照监管要求开展业务,可能未必会迎来今天这样的结局。“是网贷从业人员自己把行业推向了深渊。” Yeda称。

正如yeda所说,网贷甚至是互金行业,给社会群体留下的印象并不好。新从业者更是直接被对这一行业的初印象“劝退”。

一年前,叶婷(化名)应父母要求,辞去北京某互联网大厂的工作,回到武汉成为了一名事业单位员工。工作半年后,无法适应事业单位慢节奏的叶婷萌生了换工作的念头。

疫情的到来打乱了叶婷换工作的计划,而武汉处于风暴中心,更是让人措手不及。6月下旬,疾病带来的阴影渐渐消散,叶婷也将找工作提上日程,并开始权衡不同企业类型的发展前景。

在寻找工作机会的路上,叶婷首先拒掉的是一家定位于互联网金融服务商的企业。

“原来对这行业也不了解,只是在面试的时候感觉不够专业,一直在推销式地介绍自己公司的产品,并没有问到太多专业问题。”叶婷称。

叶婷直言,其对于“互联网金融”的印象还停留在“校园贷”、“高利贷”、“暴雷”等标签中,“对处于其他行业的年轻人来说,互联网金融像是一个伪概念。风口过后,何谈前景?”

04坚守:只要机会还在 仍会考虑互金行业

林俞等人在选择新的工作机会时,未再考虑互金企业。“2018年、2019年经历过自家公司暴雷的同行,早就已经远离这个行业了。等到公司出了问题再走,也担心对个人发展有影响。”

不过,对于身处杭州的刘浩(化名)来说,目前的工作整体还算令人满意。尽管同样属于互联网金融范畴,但刘浩对于公司的信心明显高于林俞等人。

刘浩的底气更多的来于公司目前的经营情况。春节假期前,公司按照承诺的奖励方式全额发放了年终福利。“能达到这个福利水平的企业,去年行业整体发展受限的情况下已很少了。”

受到疫情影响,公司业务发展规模有所受限,但总体来说还算平稳,也没有出现裁员情况。

互金从业者亲述:想要被裁拿N+1补偿,对金融缺乏敬畏造就如今危局-5.jpg



而刘浩的工作量也因疫情减轻了很多,“部门工作预算比往年少了,新业务没有办法拓展,也不能出差了。只能按部就班的做好现有工作。”

在其他人更为关注的“合规”方面,刘浩认为,对于行业来说,更大的风险在于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,政策后置使得部分企业在业务开展方面缺乏指导。

对于当前的刘浩来说,个人工作规划中没有“跳槽”这一项,但偶尔会因为现有工作缺乏挑战力而觉得枯燥。

刘浩表示,除非有更好的工作机会,才会考虑换工作,“只要有上升空间,还是会选择互联网金融企业,毕竟这几年的人脉、经验都集中在这个行业了”。

05后记

截至发稿之时,林俞与新公司达成了合作意向,已经向现公司递交了离职申请。叶婷在拒绝了这一份来自互金公司的录用通知后,至今尚未有新动向。

而网贷行业近期又现“暴雷”,杭州平台、车贷一哥微贷网被立案侦查,北京网贷平台真融宝也陷入逾期。

此外,深圳监管发文称,对于辖区内公告清退但无法继续的网贷平台,公安机关将择机立案。

有观点认为,互联网金融是近些年金融创新最为失败的案例。不过,有一点不可否认的是,线上化及科技的融入确实改变了金融生态与服务的模式。

高效的金融服务确实提高消费者的体验,能带来更有利的良性循环。可无论行业发展如何,就如前述所言,从业者还是要永远保持对金融的敬畏之心。脚踏实地,方能行稳致远。(文 / 柒财经 立夏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游客~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